充电吗⚡

你好!

我是江裕
也可以叫玉玉/玉子!

MHA主上鸣电气中心,职业电妈
脑洞很大但文笔很废,只会写垃圾语言流

希望您喜欢♡

【MHA/上耳】高中生活的圆满迟到了很久(番外)

早就写了的、却不知道该在正篇哪里插入的耳郎视角,就打算作为「高中生活的圆满迟到了很久」的番外放在这里啦。

明白了的话请往下拉♡




总感觉好像遗落了什么东西。这样想着、又从宿舍折回了樱花树下寻找——

…喔,是水杯吗…

刚买不久的啊、丢掉了可不好。

……………嗯?丢在旁边的扣子是?


「…上鸣那家伙的吧?」


是被拒绝了?…还是,
根本没有来呢、想要告白的人——?

………那么、就当是一点小小的留念吧。

从被樱花花瓣铺满的地上捡起扣子、放在手心里面,然后,慢慢、慢慢地将五指收拢握紧。



蹲下来哭的话、眼泪会早点掉到地上的吧?

——但是,为什么心里的难过、却不能早点消散呢?

【MHA/上耳】高中生活的圆满迟到了很久(下)

08

乙:「上鸣—?怎么回事、你今天老是走神哎。」

上:「并没有走神啦——!!」

甲:「…啊、我知道了!一定是沉醉在我女神的歌声中、无法自拔了吧—?」

上:「…喔、说实话,唱得的确很感人——可惜现在中场休息了呢。」

乙:「(压低声音)…看来、你似乎又要多一个情敌咯~」

甲:「啊、这样我很苦恼的呀~」

上:「…喂、甲把。关于你女神…你还知道一些别的什么吗?比如说、兴趣爱好啊之类的。」

乙:「喔哦、上鸣!—看起来我要收回前话的『似乎』啊。」

甲:「我知道的不太多喔—!不过、她很喜欢音乐,似乎是家里的父母也喜欢的原因~因此也会很多乐器。不过本业并不是和音乐有关的喔。」

乙:「每个月只有两天来的原因、应该就是出于兴趣爱好和工作之间的矛盾吧?」

上:「…这样啊。然后呢?」

甲:「………嗯、喜欢的神奇宝贝是皮卡丘?」

乙:「这种事情,你怎么会知道的?」

甲:「啊、我之前有去搭讪她啦!然后就看到了她的手机——上面有个皮卡丘的挂件。」

乙:「这你也注意到了啊—!怎么说呢、不愧是狂热粉?」

甲:「哪有那么夸张啦、乙宫!只是和她聊天的时候看到啦!…她待粉丝不错的喔,还跟我聊了很多——」

乙:「毕竟你是女孩子嘛。」

拼图逐渐完整了,但是、还是缺少一块。

最后的一块拼图,也是最重要、最致命的一块拼图——

甲:「………啊、我想起来了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消息!!?」

乙:「…什么啊,突然大惊小怪的!」

甲:「没有啦!——只是女神跟我说过,她高中读的是雄英哦!…不过、不知道是英雄科还是普通科的~」

乙:「——也有可能是搞发明的吧?」

……雄英…毕业的?

而且、对音乐很感兴趣—?

甲:「的确、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啦!………哎?上鸣??你要到哪儿去?」

上:「乙宫、中场休息一共有多久—?」

乙:「十五分钟。现在还有七分钟左右——怎么、你要去上厕所吗?」

甲:「这样的话、男厕所在那边——」

上:「…不是啦!!甲把、你女神中场休息的时候都会在哪里—?!」

甲:「………啊?」

上:「快点啦!!!」

甲:「就、就在那边。(看着上鸣跑过去)………真是的、他那么激动做什么?」

乙:「大概是遇到校友很激动,想要个联系方式或者Line吧~?」

甲:「…啊?什么校友啊??」

乙:「………你不知道嘛?上鸣那个家伙、虽然看起来不像个高材生,但是却是雄英英雄科毕业的哦——」

甲:「—哎?有这回事??」

09

酒吧的灯光很暗,上鸣眯着眼找了半天,才找到坐在角落里、似乎不想被打扰的女歌手。

…或者说、耳郎响香。

拼图的最后一块已经有了提示。但是、能不能拿起这一块,让拼图完成,还要看玩拼图的人——

『下一步、你要怎么走?』

「…喂……!」

仿佛回到了高中毕业四月份的樱花树下。这样、重新来一次的话,高中生活会圆满吗?

摘下面具、大步迈前,握住离去的人的手吧、上鸣电气!

「…是——耳郎吧?」

「好久不见了啊…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!」

10

【高中生活进度:98%】

………很好!又上升了两个百分点!!

那么、前进前进再前进!冲向更遥远的彼方、PLUS ULTRA!!————

「…不、你认错人了。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哎??」

11

「…不不不、一定是耳郎吧?喜欢音乐、又是雄英毕业的——」

「…雄英每届毕业生有很多。」

「……啊、但是你弹吉他的样子和唱歌的调调——」

「但也许、是师从同一位吉他老师呢?」

「…………那…那、…」

似乎说的很对啊…毕竟、并没有完全确定对方是耳郎的证据嘛。

雄英毕业+喜欢音乐+()=耳郎响香

这个公式、到底还缺了什么必要条件—?

但是、算不出来的自己,也许只能说着「…喔哦……不好意思!认错人啦!」这样狼狈地离开吧—?

………某种意义上的,有点不开心。

「…误会解开了的话就好。时间快到了、我也应该准备一下上台——」

「………喔、好的。抱歉!打扰了!!」

啊、还有七分钟—!从这里赶到甲把和乙宫那儿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听歌的话,也来得及吧!?

那么就马上…!等、等等——

…被什么东西发射而来的灯光刺进了眼睛。

手机上的皮卡丘挂件,和甲把说的一模一样,并没有什么奇怪的。但是用针线缝在皮卡丘左胸上的圆形的东西是………?

12

「…七分钟的话、还可——!?你做什么啊!?」

…糟糕、情不自禁地就握住了人的手腕……!

虽然很失礼,但是、这样的话——

「…果然是耳郎吧!这种、用耳机的个性攻击人眼睛的方式——!」

「——!!」

「……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否认啦!但是、有些话还是想跟你说!——」

三年前在四月份樱花树下,因为胆怯而不敢直白地、对你说出来的话。

拜托啦、让这次的气氛好一点。

…让我把它说出来啊——

「那个、耳郎响香!这句话可能有点迟到了。虽然没有制服的第二颗扣子可以给了、但是…」

「我喜欢你!」

【高中生活进度:99%】

13

…果然、只有成功的告白并被答应了,才会达到100%——这样的设定吗?

这样的话…………岂不是一辈子都无法达到了?——毕竟耳郎她已经有了啊、别人送的第二颗扣子。

而且,还专门缝到了最喜欢的神奇宝贝的心脏的位置——

「…………什么啊…!」

「…啊、什么?」

「…………你是白痴吗、上鸣!?…」

这哭腔………是突然的哭了。?

怎、怎么回事——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!?

「…明明看起来好像很懂一样的、实际上却连女孩子在想什么都不知道—!那天在樱花树下的时候、你就不能直白一点吗??!!」

「………哇哦!对不起!…你别哭了啊—?!!」

「…真是、…不要让女孩子等那么久啊!!!」

「……啊啊啊啊是?!…等等、你在说什么啊——」

突然摘下了面具、开始用手揉眼睛的耳郎,似乎是想要把眼泪都擦回到眼眶里一样—。

在这喧哗的酒吧里、难得的安静的角落,眼泪掉落在地板上的嘀嗒声、和噗通噗通直跳的心脏的声音交织在一起——

「…我也喜欢你啊、白痴!」

叮——。

【高中生活进度:100%】

14

雄英毕业+喜欢音乐+()=耳郎响香

这个公式、到底还缺了什么必要条件—?

「…喜欢、上鸣电气!」

——啊…啊、就是这个啦!!

雄英毕业+喜欢音乐+喜欢上鸣电气

=耳郎响香

「那么、是什么呢——?」




这个………大概算是「高中生活」的下部分预告。虽然在写了、但是没想到自己会越写越长——不知道返校之前能不能完成啊。

以及,写完正片之后大概会有耳郎视角吧…只是大概!!

希望有人喜欢!!!。

【MHA/上耳】高中生活的圆满迟到了很久(上)

是上耳群里一个美丽画手提出来的梗!脑子一热就把它写长啦——希望食用开心!

关于甲乙二人,感觉路人甲路人乙不太好,就随便取了名字!算是上鸣加入英雄事务所后交的朋友吧!?







01

上:「…什么啊、这个面具—?!」

甲:「噗…这不是挺适合你的嘛、上鸣!」

乙:「毕竟是也会放电的皮卡丘啊—!」

上:「喂喂、过分了啊!…」

甲:「好啦、不取笑你了。快点进去吧——今天是星期几来着?」

乙:「我想想………啊、今天是星期六喔!」

甲:「…喔!也就是说、今天是本月的第二个星期六—?」

上:「…只是星期六而已,每周都有的吧?那么大惊小怪地——」

乙:「因 为 —每个月的第二个和第三个星期六、这家店夜场会有一个很棒的女歌手登台—!」

甲:「不仅唱歌很好听,穿衣风格也很潮流!可惜每次都是要戴面具、看不到脸啊——」

乙:「—不过、应该也长得很不错啦!」

上:「是吗—?…不过哦、我也认识一个唱歌很好听的女孩子——」

乙:「喔哦、那长相呢—?」

上:「那当然是很——」

甲:「不要再在门口磨磨唧唧了啊、上鸣!快点进去啦、她
就要上台了!——」

乙:「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吗?糟糕糟糕…!!」

上:「(被两个人推着)…喔哦、别对我那么粗鲁啊!—咦、人好多!」

甲:「都说了是人气歌手!…啊、那边正好有位置!快过去快过去——」

02

一边说着「麻烦让一下—」、一边被拥挤的人群踩脚,跌跌撞撞的三个人终于挤到空位子上。

上:「(一屁股坐下了)…所以呢、那个人气女歌手在哪里?——」

甲:「喏、喏…就在那边——」

上:「喔哦…胸很大的那个吗!?身材很不错啊—!!」

乙:「不是啦—!是旁边那位、抱着吉他的——」

上:「…哎、那个啊……喔哦…(细细打量了一会儿)………感觉、有点眼熟——好像在哪里见过…?」

甲:「…上鸣、这种搭讪方式已经过世了喔?」

乙:「别这么说啦!毕竟上鸣还是那个啊——『光棍』一条——!」

上:「…喂!给点面子啦!!」

甲:「…嘘、要开始了。」

上:(托腮。)

03

戴着面具的人气女歌手走上舞台,轻咳一声地清了清嗓子,并举起了左手比了个「三」的样式——引起了下面的轰动和掌声。

上:『………很有人气的样子啊!身材好像也还可以…不过、唱歌方面的话,比那个家伙好的人还是很少的啦——』

甲:「『三』吗、那么今天就是那首歌吧?—」

乙:「—啊、就是给初恋写的那一首—?」

甲:「…糟糕、我得先拿纸巾准备了。」

乙:「请也给我几张—!」

上:「喔、也就是说这首歌很感人吗,你们突然这样子?—不就是写给初恋的爱情歌嘛?」

乙:「准确的说、是她没有结果的初恋哦!」

上:「…那么就是『失恋曲』了吧…?」

甲:「啊、也可以这样说的吧。—反正就是很催人泪下啦!」

上:「………喔哦。」

但是、初恋这种东西,一般都是会失败的吧?…没有结果的初恋之类的——某种意义上,自己也算吧…?

不过、会稍微的再窝囊一点。

…毕竟自己当初可是连「我喜欢你」都没有说出口啊——

04

甲:「喔哦、要开始唱啦!—上鸣?」

上:「…喔哦!?」

乙:「走神了吧、你这家伙!」

上:「…没有啦!只是想到了以前读高中时的朋友——」

乙:「哎?能被上鸣想到的、肯定是女孩子吧—?」

上:「不止哦!也是个唱歌很好听的女孩子——」

甲:「谁管你想什么啦—接下来可不能走神啊!这可是我女神的『失恋曲』live!——」

上:「好好好、我知道啦—!」

乙:「啊、居然是『女神』这么高地位的吗?明明自己也是个女孩子、就不要跟我们这群男的抢了啊~」

甲:「英雄要遵循的规则上、可没有说女英雄不能和男英雄抢爱慕对象喔?—啊、开始了开始了!你们真吵,给我安静一下啦!」

上:「明明最吵最闹腾的人是你吧—?………哎?」

乙:「……怎么了吗、上鸣?」

甲:「(压低声音)啊、难道是被我女神的歌声美到白痴了?」

上:「…没有什么啦!」

就是、总感觉很熟悉啊……

刚进来时看到的背影、远处看不太清晰的拨弦手法,以及刚唱出的第一句话——

就像亲手写的歌词里说的那样:思绪「飘随四月的樱花花瓣」地、回到了毕业典礼的前一天。

05

芦:「…居然!要毕业了啊!—明明感觉昨天好像刚入学遇到大家一样!!」

尾:「这么说来、还有点舍不得啊。」

隐:「—不过哦、大家都成为了英雄,以后总会有机会碰面的!」

百:「大家以后遇到了,就要喊英雄名了哦。」

丽:「但是叫饭田和轰的话,就感觉不知道自己是在喊英雄名还是真名呢—」

隐:「啊!这么一说是这样!!」

芦:「喂喂、大家有什么想做还没有做的事情吗?明天就要毕业啦、要赶在大家都分别之前做出来啊!」

峰:「…………啊、明天就—!可恶、我还没有看到过女孩子们的衤果体——」

常:「黑暗盛宴尚未—」

切:「奇怪。上鸣、你今天意外地很安静啊?」

爆:「在发呆吧、白痴脸?这下好了,不放电过度的时候也是个白痴—」

上:「…才没有啦——!」

芦:「爆豪你也别这么说嘛!明天就要毕业了——」

濑:「不过真的有点反常啊、这家伙今天。是在想什么啊?」

上:「…想放学后去吃M记的新品汉堡!!」

爆:「你看,白痴脸就连发呆的时候、脑子里都是些白痴玩意儿。」

切:「…居然想的是这种东西吗、上鸣。」

上:「…………什么啊!」

06

想放学去吃M记的新品汉堡!!

——这种话怎么可能是真的。

…不过、…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毕业的时候了啊!毕业典礼一结束,下午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吗?

…但是、怎么回事?明明毕业典礼已经结束了、要画上句号再写个END了!——可是!

自己的高中生活进度仍然是90%!

………怎么会?是哪里出了问题吗?——

耳:「—上鸣?」

上:「…哎?怎么了嘛、耳郎?」

耳:「大家都已经回宿舍准备搬东西了,你还傻乎乎地站在这树下做什么?」

上:「………啊、我在想啊。高中还是有点不圆满——」

耳:「嗯?」

上:「你看、这可是毕业季哎。四月樱花盛开的毕业季!?」

耳:「…哦。」

上:「这种时候、应该会有女孩子向我讨要扣子的吧—?但是、为什么都快要结束了,还是没有可爱的女孩子过来向我要扣子啊!」

耳:「因为你没人气啊。这种事情不是浅显易懂的嘛?」

上:「…什么啊!?难道爆豪那种性格就有人气了吗?」

耳:「爆豪那种我不知道。不过、轰的扣子已经没有了哦—。」

上:「可恶啊!——吃香的天然系!!」

耳:「…毕竟没有人会喜欢一个使用个性过度、就会变成白痴的家伙嘛。」

上:「…啊、这样的吗?…完蛋了—这样的话告白就——!」

【高中生活进度:94%】

………嗯、嗯?怎么回事??

耳:「告白就——?…你打算告白吗?」

上:「………是、算是吧?」

耳:「…向我们班的女生?—芦户吗?」

上:「…你为什么觉得会是芦户??」

耳:「不是吗?…因为你们平时关系很好的样子啊。」

上:「…不是她啦——」

耳:「…那是?B班的那个女生吗?—就是体育祭打败你的那个。」

上:「不不、也不是她啦!!」

耳:「也不是嘛?那——」

——其实是你啊!?

为什么会一直在说别人啊!这种情况下、难道不是应该开玩笑一样的说一句「哎—难道是喜欢我?」吗?

………但是!

这样的话、绝对说不出来啊,自己!

上:「…别猜了、你猜不到的啦!!」

耳:「……喔哦,好吧。」

上:「——那你有吗?」

耳:「—什么?」

上:「就、想要表白的对象?」

耳:「………嗯、没有。」

上:「………………啊、这样啊。」

耳:「…嗯。…………」

上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07

突然好尴尬啊、气氛。

…呃、——不要怂啊,上鸣电气!

只要勇敢地迈出第一步,你就可以摆脱暗恋之苦!!——

耳:「那个、我要…」

上:「那个、耳郎——」

…呃呃呃呃呃、—?

居然、同时地说话了?

耳:「………还有什么事情吗?」

上:「——没有啦、就是叫叫你而已。」

??…她干嘛用这种鄙视的眼神看着我—?

耳:「…那我回宿舍整理东西了。」

上:「……啊、好的…。」

身影远去了——糟糕!

要不要冲上去一把抱住告白之类的?…不行、这样会被骂好蠢吧。

耳:「…啊、对了,上鸣。」

上:「……嗯?怎么了吗?」

耳:「………………没有。只是劝你不要在树下等太久了。」

上:「啊?为什么啊?」

耳:「…毕竟放眼整个学校,能够喜欢上你的、只有和你一样的傻子吧?」

上:「——太过分了啦!耳郎!!」

…喔哦、就这么离开了——怎么办??

上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算了。」

毕竟暗恋这种东西,一般也会失败而归的…对吧?

这样想着、扯下来衬衫上的第二颗扣子,随意地丢到了樱花树下。

【高中生活进度:96%】

…画个圆圈、打上一个不怎么令人高兴的END。

…………然后、在回家路上买个汉堡吧…?

【MHA/上耳】在看电影的时候和对象牵手的话—?

在电影院和对象看恐怖电影时想要和对方握手——幻想过这样的场合。可惜自己是个垃圾写手,脑里充满画面感却写不出来也画不出来………。

然后、虽然说是上耳,但是感觉像是耳鸣—。

没有什么好看的文艺,只有一顿的语言流…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、希望有人喜欢—!

如果接受的话请往下!

上:「…耳、耳郎…怕的话、可以握住我的手喔!…」

耳:「……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『但是?明明在发抖啊…这家伙。』

(突然出现了很可怕的镜头…!)

上:(…抖…)

耳:(瞥眼看到了…)

        『啊…这是害怕了吧。』

        「那个、上鸣?」

上:「…喔呜—?!…怎么了吗、耳郎!」

耳:(盯着对方眼睛,伸手主动握住对方的手)

        「…害怕的话、可以握住我的手哦—!」